MICE产业需更多凝聚 跨产业呈现自身价值

(钟韵/ 采访报道)MICE产业对「所有」产业的间接影响、MICE活动为目的地留下的遗产,都很难得到具体证明,特别是在对MICE还一知半解的许多亚洲国家。因此想要获得更多重视,MICE产业的所有参与者必须和CVB合作,协力向利益相关者证明自身「超越纯旅游」价值。

联席会议产业理事会(The Joint Meetings Industry Council, JMIC) James Latham举例,从悉尼、新加坡、日内瓦到伦敦,每一个城市都体现出了凝聚力:它们不仅集群化,也认定了想看到增长的目标行业,因此CVB并不单独运行,而是和NTO合作,并且它们也清楚如何为活动竞标以及目标活动与其城市有何关联。

比如伦敦现正专注发展创意、生命科学和科技产业,因此除了投入活动竞标,其甚至自创伦敦科技周、伦敦金属周等集群化活动,由此将全球科技公司、创业者和人才与拥有密集垂直资本的伦敦市连接,并利用伦敦奥运的遗产为这些集群提供空间;日内瓦则和商会、经济发展部门等合作,新加坡也非常有效地凝聚各产业力量。

再如,在以生命科学优势建立品牌的格拉斯哥,所有寻求资助的学者只有在完成投标额度后才能获得全额资助,也就是说,这些学者如果不通过大会来吸引人才注入,将不会获得资金。所以说,从国家层面以至更有效的城市层面,国际上并不乏成功的「凝聚」范本——这关乎聚焦与整合。

他进一步认为, MICE当前面临最大的挑战是政府对这门产业的不理解。因此向政府呈现产业价值——包括数据、具体案例、超越旅游收益的活动遗产——落在产业内所有人士肩上(无论需求或供应方)。毕竟MICE的实际价值产生于会展中心「内」的知识交流、专业发展、贸易和出口潜力,以及这个产业透过战略蓝图为政府向知识经济过度的助力,而不在于会展中心本身。

Sponsored Posts

LEAVE A REPLY

*Comment moderation is in use. Please do not submit your comment twice.